龍之將死

某个短篇的结尾,先写出来了

【。


他下了地铁,被人群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。出口处楼梯连楼梯的地方,地铁站里那份人挨人的浊热气还没有散去,阳光斑点已经冰冷地在铁栏杆上打转。冷气扑面而来,他把高领子往下扯了一点。他需要一点寒冷来告慰火热热发疼着的眼眶。


严京罕见地拉下了脸,他认为这是他生平屈指可数的几次,如果屹立不倒的记忆———从记忆开始处算起———也可以活过来,坐在时间的边缘上,追溯出生平。


他就这样木着一张脸走在国贸大街上,并不会因为格外严肃而多吸引注意力。人群疲惫到无心力看他,眼皮和眼眶包裹住眼珠,就是为了节省些用余光关怀别人的空闲热气。北京这地方冷,时常...

一种叫上海的新的诗性

供参考。

丢个十年级语文创意写作作业。


写作说明:

本文为古诗十九首开篇《行行重行行》改写。《古诗十九首》是汉代仿乐府古诗集,为南朝萧统从传世无名氏古诗中选录十九首编入《文选》而成。《行行重行行》运用起兴、叠韵等手法描绘了思妇想念远游丈夫的场景,语言平实感人。

本文体裁为散文,笔者运用琐碎的白描笔法,试图还原一个年老妇女的日常生活,杂以插叙用来铺陈思妇的心理活动。大段的环境描写展现了时间的流逝,营造出全文平静而忧伤的氛围。

本文中思妇的感情始终是克制内敛的,这于笔者揣测中原诗主角的温厚相符。思妇在对丈夫多年的等待中,已潜移默化地习惯了“他离开了”这个事实,并学会与之带来的忧伤和思念相处。...

我一个穷写字的
为什么落到了电容笔胡乱摩擦数位板的地步

是魔法大鹏鹏
可能会有配的段子 可能没有
取决于DDL们跟老驿玩你追我赶游戏的结果

转行了
衍生多老久没更新了
不是城拟 混了个Tag 对唔住

动图动不了是最灵性的

小黄车车把松垮,歪歪扭扭骑得试图起飞,穿过绿荫浓浓的石板路时要留神教学楼旁斜刺出的大爷。大爷们都有武侠梦,龙泉剑蝴蝶扇舞得气吞山河,累了虎在玻璃门前的石阶上休息,扯着嗓子吼武林秘籍和青菜一块八毛二。


早点热气不太好闻,那是种潮湿的毛绒绒的气味,传达面粉最朴实的精神。骑车的上海人惦记着北方来的舍友,一条腿跨上了车,停两秒,扭头让店家给抓个刚出锅的大肉包子。

跟豆浆塞一块就行,就那杯甜豆浆,他指挥。


包子用于堵上天津人的嘴,昨晚夜宵一客小笼包外卖吃得他哭爹喊娘,搞得自己浑身上下流淌的不是血是海河水。单口相声般的抱怨里三句是乡愁三句半是抖机灵,细一想招惹隔壁寝室的坏水也暗潮汹涌。多亏他...

六月十一号晚上
@洛色黎明 床边抖腿
看神仙爸爸下凡放飞自我
边飞边嚎
“啊——————马路牙子!”

#可能是史上废话最多的水印#

我全扶摇山携清净峰觉得你很了得。

严京的口味是非常刁钻的,这种刁钻偏小孩子气,中午发消息说想吃炸酱面晚上回家就要看到饭桌上摆着肉末卤,青瓜码儿也要讲究讲究。努力往好听点说是老北京试图端着气派,说白了就是甩手掌柜闲得挑嘴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严京顶多下五天厨房,其中三天吃白水挂面,另有尚海出差的十几天舔着脸去卫津家蹭吃,进门摸到冰箱拈一只冰冷白胖的饺子。
他还不是下不得不厨房,一手松鼠鳜鱼金黄焦脆,香得气死他家猫。纯属发嗲!顾苏在某次家庭聚餐时评价道,兼以俏丽的白眼。
所以尚海没有一次睬过他。

要吃面条是伐?尚海睨他一眼,昨天烧的毛豆烤麸拿出来自己热一热,吃好好洗碗去了,猫粮加一点点。吴语的叠字是北方人必修课,严京早就考掉专八,但他此刻目...

#我的朋友们太优秀了一定发Lofter#
文本分析作业
要找案例
“分析作者意图”
作者翘着腿坐旁边笑到缺氧